陌生的温柔

摘要: 温柔,那时那刻

10-12 08:20 首页 秋小愚

风茕子。


她可能是我见过最会写小说的女人。她说,她写一篇文章,就像生了个孩子。写完都需要回血3个小时。


你读过她的小说会知道,一个真正会写,且有天赋的作家到底是怎样的。


今天,我就与大家分享一篇我特别喜欢的小说。她的公众号:风茕子


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


1,

许焕静有阴阳眼。她们家族遗传的,传女不传男。


小时候她妈就跟她说,看到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能声张,可以和它们做朋友,但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小秘密。


许焕静见过许许多多灵魂,它们周身裹着蓝光,夜里像萤火虫。


有一些灵魂找不到家,她帮它们超度;还有些灵魂心愿未了,她帮它们造梦,向它们的亲人传递遗愿。圆满的灵魂很轻,生出翅膀,前情未了的灵魂很重,落地生坑。


周围人觉得她偶尔神神叨叨的,倒也没有发现端倪。她念大学、留在城市、结婚生子,生活过得和普通女人一样。见惯了生命的无常,许焕静性子淡泊,不攀比、不埋怨、不贪婪,婚姻幸福。


初夏的一天,许焕静和丈夫带儿子懒懒去乡下玩。懒懒4岁,他11岁的表哥承诺负责他的安全。午饭后孩子们出去捉迷藏,许焕静在婆婆家小憩。一觉醒来,忽然看到懒懒坐在她床边。他高兴地说:“妈妈妈妈,我刚才去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。”


许焕静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。懒懒周身发出蓝光,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。


她不能动,不能惊讶,不能哭,不能发疯。一旦孩子的魂魄被惊破,就将灰飞烟灭。


懒懒是在附近出的事,噩耗很快就会传来,一定会吓到孩子。许焕静飞快地套上衣服:“走,妈妈带你出去。”


屋后是一片竹林,竹林后面是一条小溪。溪边有一排被弃用的木房,简陋静谧。


“跟妈妈说说,你去了什么神奇的地方?”


“表哥让我爬一根管道,我爬到一半,有水冲上来,我卡在里面,很难受。过了一会儿,什么都变轻了,到处都是蓝色,还有好多星星。我带你去看吧。”


许焕静强忍眼泪,原来他死于工地的水泵。这一世,母子缘份已尽,她还有7天的时间,用这7日护他安好,不受惊扰,让他从一个极度恋母的小孩明白生命的去向,平平静静去走来世的路。


许焕静在木房子里铺了个草窝。懒懒坐在旁边看。木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个小姑娘,周身蓝光,轻盈地晃着两条腿。


“嗨,”她问懒懒:“你是水泵里面那个小孩?”


“是呀。”


许焕静赶紧制止:“他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
女孩吃了一惊,蹦下来,地上砸出两个坑:“你能看见我们?”


“对呀,我是天使派来的朋友。”


2,

许焕静的手机急促响起,婆婆在电话里号啕——孩子出事了,消防已经到场,正在想办法把尸体弄出来。


这么大的事她都不露面,实在说不过去。她硬着头皮将女孩叫出木屋:“和懒懒做朋友好吗,别让他知道他已经死了。”


女孩想了想,要她帮一个忙。她是被妈妈的情人杀害的,做得天衣无缝,半年了,仍然没有破案,她妈妈和情人已经结婚。


她想让许焕静造梦给她妈妈,把证据告诉她。


两人在时光交错中拉钩。


然后许焕静飞快奔赴儿子出事现场。消防官兵已经将水泵管子锯开,懒懒小小的身体湿漉漉的,摊在地上。


围观群众避让开一条大道,同情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。


许焕静握住孩子的手,把他搂在怀里。这才是真真实实的拥抱,他僵硬,冰凉。


许焕静这才敢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,趴在孩子身上起不了身。


众多手伸过来拉她,是生机勃勃的手。众生带着微温,却不知道死后的灵魂有多冷。


许焕静借口头晕要回去休息,亲友们帮忙处理后事。临走时,许焕静用尽全力吻了吻孩子苍白的躯体。


她跑回竹林,懒懒正和小姑娘在溪边玩水。“妈妈,你为什么哭了?”


许焕静说:“因为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,妈妈舍不得。”


懒懒自己也感觉不一样,他的小脚踏进水里,水从脚脖子上流过,产生两个小小的漩涡。可是低头,水里面没有一点倒影。


“每个人都会变成这样,只是有的人很老很老才会。”


“那他们还回得去吗?”


“回不去了,就像水一样,它们向下流,变成瀑布,变成深潭,它们一直在变化,他们接受自己的变化。”


“妈妈也会变吗?”


“会。但是你看那两片落叶,在水里面飘着飘着就飘散了。咱们会变得互相不认识,虽然永远都在同一条河里。”


懒懒听得有点伤感,上前来抱妈妈的腰:“我不要离开妈妈。”他扑了个空,吓到了。


许焕静心如刀绞,却面带微笑:“哇,我懒懒有了超能力!”


他惊恐起来:“我怎么了?”


许焕静在石头上坐下来:“嗯……妈妈要跟你讲讲生命。”


生命是什么呢,一条鱼,一滴水,一朵花,一阵风,一只快乐的小昆虫。有时候我们会觉得扑面而来的风很熟悉,也许因为它在很早很早之前就认识我们。生命有不同的模样,在这个世界上不停地变幻,有些生命因为有缘份,一直在相互缠绕,有时候它们知道,有时候不知道。


生命在变化的那一刻,就是死亡。死亡是新旅程的开始。死亡可能让人变成一棵树或者一只小鸟,会让以前陪伴它的人思念、伤心。但是生命没有消失,他们再相遇的时候,就算很陌生也会觉得很温柔。


3,

许焕静告诉懒懒,小姐姐的生命是被坏人中断的,所以他们要想办法抓住坏人。


他们必须造一个梦给她妈妈。许焕静找来一根树枝,在地上画了一个圈,没有封口的地方让小姑娘走进去,然后关上门。小姑娘被紫色氤氲笼罩,懒懒看得呆了。


“要说什么话,就跟你妈妈说吧。”


小姑娘大哭起来:“妈妈,我想你……我是被秦叔叔勒死的,绳子和他当天穿的衣服,被他扔在姥姥家门口的石桥下。”


小姑娘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懒懒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她们再也见不到了对吗?”


“对,身体只是躯壳,灵魂离开身体以后,身体会化成泥土。”


“她妈妈会想她吗?”


“会一直想,她住在她妈妈心里。”


紫色雾气散去,小女孩带有怨念的魂魄也要走了。她肩膀上生出一对斑斓的翅膀,俯过来亲了一下懒懒。


“小姐姐飞走了。”懒懒怅然若失。


“懒懒有一天也会飞走。”


“懒懒不走,懒懒要和妈妈在一起。”


“懒懒如果不走,就会变成心里邪恶的小怪兽,而且要东躲西藏,惹得别人很讨厌。懒懒飞走以后,可以变成阳光照在妈妈身上,可以变成一朵花开在妈妈阳台,也可以再变成一个小孩,回到妈妈肚子里。”


懒懒很高兴,他想选择重新变成一个小孩。


4,

懒懒还是个孩子,没有葬礼,他的躯体要送去火化。每一个灵魂在离开以后都要回头看看自己的肉身,一生的经历快速回放,算是与肉体道别。他还没有经历这一步,就无法参与生命的轮回。许焕静决定带他去看看。


他的身体躺在一具小晶棺里,看上去很平静。


懒懒趴在那儿看着自己,他明亮的眼睛里燃起一个小婴儿,婴儿蹒跚学步、咿呀学语,背着小书包上幼儿园、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欢乐城堡……所有的片段都快乐美好。他脸上有疑惑、好奇,渐渐浮起与年龄不相趁的忧伤。


一身黑衣的许焕静看着他,知道他已经平静地认识和接受了死亡。


许焕静和丈夫的手是拉在一起的,懒懒慢慢走过来,把脸贴在他们手上。


丈夫并无知觉,许焕静泪如雨落。


“妈妈。”懒懒说:“我以后来找你。”


许焕静点点头,看着懒懒走向外面的光亮,生出一双巨大的翅膀。


懒懒的躯体有一部分变成了一小撮灰,还有一部分从高高的烟囱里飘出去,变成了一朵云。许焕静买下一个黑色盒子,将他葬在一棵长青树下。


同时,市里出了一条极为轰动的新闻,小女孩的案子破了,是受害者的母亲说女儿托梦来讲的细节,人们议论纷纷,冥冥之中,可能真有神灵。


一年后,许焕静又怀孕了。安静的下午她正在阳台上浇花,一阵暖风吹来,异常熟悉。


她心里一颤,她的懒懒回来了。哪个是懒懒呢。


迎面吹来的暖风


跳跃在脸上的阳光


风铃草在阳台上歌唱


腹中孕育的新生


都可能是他


爱是世间温柔的一切


爱是生生世世的找寻和相遇


爱是平静相依


爱是永不放手



关于作者:



今天介绍故事界的黑暗料理专家:风茕子


写过的《半世夫妻三生情》、《你以为上个床能咋的》曾刷爆朋友圈,导演高群书都是她的粉。

她最喜欢写情欲。

她能钻进人心里,把那点九曲回肠的心思都写透,把故事中的人性一点点撕开给你看,告诉你,TA贱在哪里,要小心!

她淋漓尽致,不絮叨,不零碎,不枝蔓,点到为止,刀刀见血。

她不是情感专家,她只负责揭露人性


也许你早已看过她的暴文

比如

《你以为上个床能咋的,拉倒吧你》

《熟人不要上床》

《所有的爱情结局都一样》

《在这个情欲荡漾的世界里,有多少小秘密》

《幸亏没上床》

《比死亡更悲伤》

《我学习你的龌龊,是为了体验你的快乐》

……

◆  ◆  

关注她,看世道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

风茕子

微信:gushirenxing


 扫一扫

关注原创微信公众号


首页 - 秋小愚 的更多文章: